欢迎您光临汇海母婴用品网,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你吃过最寒酸的酒席,是什么样子的?

作者:母婴用品网
文章来源:本站

  就是今年,我们村有一个孩子考上了211大学,母亲残疾,父亲有点智障,但是不是怎么严重。没钱上学村里几个长辈张罗给他办了升学宴,一共四个菜,一个花生米,一个拍黄瓜,一个炖鸡,一个炒鸡蛋,喝的是长辈们打的散酒,而且规定今天来吃饭的每人最少500块上不封顶,看个人能力有一个做生意的拿了一万块钱,大部分都是一千块钱,那酒喝的也香,菜吃的也香。

  孩子和他父亲出来敬酒的时候,没有不喝的,他父亲不怎么会说话,就是到酒,孩子给我们大家磕了三个头。

  我吃过最寒酸的酒席,是我资助的一位女孩的大学升学宴,为了她能带更多钱去学校,酒席办得很寒酸,但大家都吃得很开心。她的升学宴是她们村长带人操办的,因为女孩没有父母只有年迈的奶奶。

  他们村不大,只有50来户人家,村里的每家每户都来了人,他们是大山里的村子,村里人并不富裕。

  但每户人家都包了最少500元的红包,那天除去酒席的费用,还剩38000多,这是乡亲们给女孩的学费和生活费。

  我曾经资助的这个女孩叫方晴,金华武义白姆乡人,是我参加公益活动《春蕾计划》,认识的一位小姑娘。

  认识她的时候,她只有9岁,却才上一年级。看了她的资料,我决定资助她上完小学,那时只要每学期资助600元就行,我一共资助了2个女孩。

  方晴是个可怜的孩子,6岁的时候,父亲因为癌症去世了。因为父亲的病,家里借了不少的钱。

  她母亲大概是因为觉得太苦太难了,在方晴7岁的时候,抛下方晴和方晴奶奶远嫁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方晴,也没有联系过方晴。

  方晴父亲还没有去世之前,她家的日子过得还挺不错的。方晴父亲是个木匠,做得一手好木匠活。

  她父亲一直跟着包工头干活,收益还不错,方晴父亲是个乐善好施之人,谁家有困难向他求助,他只要有能力,都愿意帮忙。

  村里的有个老人无儿无女,是五保户,方晴父亲只要在村里,就会每天去看他。给他买点吃的,给他整理屋子,陪他说说话。所以,方晴的父亲在村子里名声很好。

  他这个病是不能喝酒或者少喝酒,可方晴父亲不抽烟,平时干活累了,就喜欢喝几口小酒,而且他从来不舍得买贵的酒喝。

  一次,方晴父亲干着干着活,突然晕倒了,工友们急忙把他送进了医院。

  许多检查做下来以后,发现方晴父亲的肝硬化变成肝癌了。医生建议他做手术,这样可以延长性命,可他拒绝了。

  方晴父亲想:女儿还小,母亲又老了,如果自己不在了,也许妻子有可能会改嫁。老母亲和孩子怎么办,他不能多花钱拖累家里。

  方晴父亲刚生病的时候,方晴母亲还是很好的,她一直劝丈夫积极治疗。告诉丈夫:“只要人活着,钱是能赚到的。如果开刀可以延长寿命,我们就开刀,家里的钱不够,我们就去借。总之怎样做对你好,就怎么做!”

  “婆婆年纪一天比一天大,女儿还没有长大,我和女儿和这个家都需要你。只要你心态好,你一定能战胜病魔的。”

  那时的方晴母亲一直鼓励着她父亲,又借了钱,陪着方晴父亲去上海做手术。

  她自己在医院连个包子都不舍得吃,天天就对着水啃馒头。为了是省下钱给丈夫买营养品。

  方晴父亲做好手术,看上去恢复得不错,人也精神的不少。回家以后,因为身体还没有恢复,也不能出去打工,只能在家做一些轻巧的活。

  方晴母亲为了丈夫的药钱,为了还债,换她出去打工。方晴告诉我:“那时候我很乖,我每天都陪着爸爸,我还会给爸爸按摩。因为有时候我看见爸爸很疼的样子。”

  好运并没有强在方晴她们一家身上,方晴父亲的虽然做了手术,可任然复发了,而且癌细胞还转移了。

  这时地方晴家已经没有钱给她父亲看病了,因为已经没有地方借钱了。

  父亲还是离开了方晴,方晴那时才六岁,其实不是很懂死亡的意思。只不过每个给她父亲送葬的人看见都会说:“唉,这孩子以后要受苦了!”

  办完方晴父亲丧事不久,她母亲决定去广州打工,她母亲有个亲戚在广州一家厂里做拉长。告诉母亲,广州的工资比她在武义打工高多了。

  母亲让奶奶照顾方晴,决定去广州打工,因为家里还欠了钱,女儿又快要上学了,她得出去赚钱啊!

  方晴母亲去广州打工一年多后,终于回家了。方晴看见母亲很高兴,因为已经一年没见母亲了。虽然奶奶对自己也很好,可还是想母亲。

  可方晴没想到,母亲回来,是告诉奶奶:“妈,我要结婚了,这里是3000块钱,给你过日子。”

  “小翠,你新找的男人是哪里的?对你好吗?你再婚妈妈是肯定不会反对的,我也知道前几年晴晴爸爸生病,你也受苦了。”

  “就是你新找的男人,会对晴晴好吗?他自己有没有孩子?钱我不要了,我自己种地也能养活自己,这钱留着你和晴晴用。”

  “妈,晴晴我不带走,让她陪着你,也给你留个念想,毕竟她是你们方家的孩子。”

  “那个男人结过婚,离婚了,有两个孩子,家里负担重,所以他也不高兴,我带晴晴过去。”

  “我也怕带晴晴去,会委屈晴晴。等我条件好了,你如果愿意,我再来带晴晴走。”

  方晴奶奶知道自己不能怪她母亲,毕竟一个女人也不容易,还年轻,让她守着自己一个老太太过日子是不可能的。

  就是苦了自己的宝贝孙女,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方晴奶奶觉得这都是命啊!

  方晴知道母亲不要她了,放声大哭,可还是没能阻止母亲出去的步伐。更让方晴没有想到的是,母亲这一走,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奶奶开始农忙的时候,回家种地,空的时候,带着方晴去武义,金华捡垃圾,卖废品的日子。

  本来孩子应该是7岁上学的,可方晴因为跟着奶奶在外面捡垃圾,到9岁才上了一年级。这还是村长催着,方晴才有书读的。

  方晴的村里是没有学校的,要上学得去乡里,奶奶不放心方晴,跟着方晴去了乡里。

  我是在方清上小学一年级第二学期的时候认识她的,我在《春蕾计划》的册子里看见了方琴,十分喜欢这个小姑娘,觉得她的眼睛很清澈,我毫不犹豫的选中了她,做她的赞助人。

  选中她以后,她10岁生日的时候,我把她接到了金华,给她买了书包,本子衣服,吃的,给她奶奶买了一些药。带她去吃了一次肯德基。

  当儿子知道这个小姐姐是第一次吃肯德基的时候,儿子告诉我:“妈妈,你过年不是替我攒了红包吗?我可以把这钱给姐姐吗?”

  我家儿子可不是个大方的主,他可护食了,这次怎么这么大方,我就问他:“今天你怎么这么大方?愿意把你的红包给姐姐。”

  “妈妈,我比姐姐小了4岁,但我已经吃了不知道多少次肯德基了。你会带我去,爸爸会带我去,爷爷奶奶也会带我去。”

  “但小姐姐很可怜,她没有爸爸妈妈,她只有奶奶。妈妈,我是奥特曼,我会保护姐姐的。所以我要把我的红包给姐姐用。”

  我没想到,资助了一个小姑娘上学,还让儿子学会献爱心了,那天儿子一定要我,带着儿子去游乐场玩一圈。

  送方晴回去的时候,他还把自己的一辆小火车送给了方晴。

  方晴是个懂事的孩子,我给她留了家里的地址,她给我写了一封信。

  信是叫她们村子里来金华打工的人送过来的,一起送来的还有她和奶奶一起摘的,野生猕猴桃。

  方晴在信里写到:“阿姨,谢谢你的书包衣服,奶奶也说谢谢你,谢谢你给她买的药和吃的。”

  “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努力学习,考出好成绩,不会辜负你的。”

  这封信没有多少个字,很多都是拼音标注的,但让我感觉到方晴这小姑娘真不错。

  后来为了老公不出去工作的事,我和他闹起了离婚,很久没有关注方晴了。

  再想起方晴还是儿子提起的,“妈妈,快过年了,姐姐有没有放假?你可不可以接姐姐来我们家?我想和姐姐一起玩,我想让爷爷奶奶给姐姐红包。”

  我才想起,我只简单地给方琴赞助了六年的学费而已,原来答应过她会去看他了,我都没有实现。

  但现在应该放假了,我只去过方晴的学校,我不知道她家住哪里。后来慢慢拖着拖着,我也就没有去了。

  后来我离婚了,我去了外地工作,和方晴也很久没有联系了。想想她快小学毕业了,我决定去武义她的学校看她一次。

  没想到没有找到她,找到她原来的班主任才知道,方晴学习很努力,学习成绩一直班级第一。

  因为她9岁才上学,学校根据她的特殊情况给她跳了一次级。所以现在他已经上初中了,而且是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乡中学的。

  我感到有些懊恼,对自己, 也不知道方晴的学费是谁替她交的,我赶到乡中学去找方晴。

  几年没见,方晴虽然才14岁,但个子已经跟我差不多了。“方晴,真不好意思,阿姨出了一些事情,没能来看你。你的学费有人给你交吗?”

  “阿姨,没关系,现在您不是来看我了吗?学费交了,奶奶帮我交的。”

  “方晴,你一定能实现你的理想的,阿姨等着你成为一名医生。”

  我告诉方晴,我会继续资助她中学的学费,直到她高中毕业,我给了她自己新的手机号码,让她有事和我联系。

  可我再次食言了,资助完方晴初中的学费后,她读高中的时候,我儿子生病了。我带着儿子四处求医,也就没有心事也忘了方琴的事。

  唉,方晴也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再次得知方晴的消息的时候,是她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

  “阿姨,我是方晴。”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今天我收到了中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考上了中山大学的医学院。”

  “方晴,恭喜你,你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还有阿姨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因为阿姨食言了。”

  “阿姨,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帮了我很多,没有你,也许我都没法继续读书。”

  “方晴,你现在在哪里?阿姨,过几天回金华,我们见一面。”

  “我现在在金华打工呢,好的,阿姨,你回来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们见一面。”

  过了几天我回到金华,给方晴打了电话,约她见面。

  方晴已经长得比我高了,人也长的很漂亮,变得精神了,而且看上去很自信。

  “方琴有困难,你跟阿姨说,阿姨能办到的,一定帮你。”

  “阿姨,不用,村长要给我办一个升学宴,其实我知道村长的用意。他就是想帮我,给我凑学费。”

  “其实这几年我和奶奶捡破烂,暑假的时候我打工也攒下了不少的钱,原来是够我上大学用的。”

  “可是年初的时候奶奶生病住院了,花了不少的钱。奶奶很自责,觉得她拖累了我。”

  “我告诉奶奶上大学是可以贷款的,奶奶身体不好,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我想带着奶奶一起上大学。”

  “而且中山那边的天气应该比我们这边暖和,对奶奶的病也会更好。”

  “以后学成了,我要回到我们的大山里来,奶奶身体不好,大山里也有很多像奶奶一样,身体不好的老人,我学有所成,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我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对我帮助过的人,自己如果有能力了也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我去方晴村里参加了她的升学宴,她们村村风纯朴,可是没有富豪,都是一般家庭,但都参加了这场升学宴。每个人包了最少500元的红包。

  那天的酒席有5桌,还是露天酒席,摆在他们村口的老樟树底下。酒席很寒酸,最好的菜应该是红烧肉,鸡,鸭和鱼,每桌12个菜,4个冷盘,就4个荤菜,大多数都是自己地里种的蔬菜。

  很多蔬菜都还是吃酒席的村民给的,虽然吃的是酒席,但没有酒,每桌只有一瓶可乐,一瓶雪碧。

  那天除去买菜钱,红包还剩了38000多,(我没有多包,只包了1000红包)村长不舍得买菜是为了有更多的钱可以留给方晴读书和生活。

  那天,村长讲了话,村长说:“方晴是我们大家看着长大的孩子,她也没有辜负我们大家,她考上了重点大学。”

  “她爸爸是个好样的,她爸爸帮过我们村里绝大多数的人。所以我们村子的人现在帮方晴也是应该的。”

  那天方晴最多说的是,谢谢,谢谢,谢谢!方晴告诉乡亲们,以后她学有所成,一定好好报答她的乡亲们。

  写在最后:

  方晴是我参加《春蕾计划》时认识的小姑娘,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她的照片。第一次见她本人,是她10岁的时候,我已经资助了她两年,10岁她才吃了她人生第一次肯德基。

  而且她从来没有抱怨过抛弃她的母亲,她对我说,她只希望母亲过得好,她说她可以理解她母亲,她和我讲这句话的时候,她才14岁。

  虽然方晴的升学宴是我吃过最寒酸的宴席,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淳朴的老村长,淳朴的村民,还有那个满怀理想的方晴小姑娘!

  08年冬天,在陕甘交界的一个村子,参加了一个老乡家孩子的婚宴,八个菜,但是,我还是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贫穷。当时,就只感觉农民真的挺可怜的,贫穷太可怕。

  当时因为工作原因,出差驻那个村子半年左右。往常开车去县城吃饭购物,回来时候帮大家带一些日常用品,慢慢的,和村子里的老乡关系处得不错。

  一个老乡儿子结婚,早早就来喊我一定要去他家吃酒席,推拒不过,就带了礼金去参加婚礼。

  问句题外话,08年,你们随礼都什么标准?这里的礼金绝对让你想不到。

  我带了200块钱过去,等到登记时候,我看到,礼簿上很多人随礼2块、5块,10块,最多的也就20块。

  院子里搭了棚子,角落有临时砌的炉灶,上面两口大锅热气腾腾,有厨师挥着大勺在忙碌,整个小院喜气洋洋。

  我被让进屋子里坐着喝茶,等新人举行完仪式开席。

  一阵鞭炮声起,酒席开始。

  一桌八个人,桌上摆着四个凉菜,一栏热气腾腾的馒头,我记得有凉拌豆芽、拌土豆丝,还有两样不记得了。

  因为大冬天刚下过雪,看着凉菜,我没有动筷子,其他人动作利落,每人一个馒头,掰开馒头挥动筷子,瞬间,四个凉菜盘子见了底。

  坐下我旁边的大婶看我没动,硬要把她夹好菜的馒头给我,我笑着拒绝了,如果我拿了,她就只能吃白馒头了。

  很快,热菜开始上了,帮忙端菜的人会顺手收走桌上的空盘子。但是热菜只能是一盘一盘上,菜上桌,如果你没注意看,瞬间就只能看到空盘子了,具体是啥菜,就得根据碎渣渣自己推测了。

  第一盘麻婆豆腐,因为下饭,桌子上的馒头秒空,就听的周围此起彼伏喊着让上馒头的声音。

  第二盘芹菜炒肉丝,第三盘豆芽炒肉丝,第四盘粉条炒肉丝。

  旁边坐着的婶子,嘴里嚼着馒头问我怎么不吃呢,我笑着说吃过饭来的,这会儿不饿,你们快吃吧。

  反正,这几盘菜,我都没吃,因为,根本不等我拿起筷子,盘子就已经空了。

  这四个菜后,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再上菜,但也没人离开,都围着桌子聊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也就跟大家一样坐着没动。

  聊天的功夫,新人来敬酒了,十几块钱一瓶的白酒。新郎喜笑颜开,给新娘介绍桌上的人都是些谁,说着大家一定要吃好云云。

  十几分钟后,酒席上又热闹了起来,不是我想的什么压轴大菜,是面条,飘着红油的臊子面。

  转头看看,几乎每个人都埋头呼噜呼噜吃着面条,面条一碗碗端上来,这倒真是管够。我一个桌上有个大婶,我眼看着她一会儿功夫吃掉了四碗。

  面条结束,陆续有人离席,在大门口,新晋级的公婆笑着送客,每个人都笑着谢谢主家的盛情招待。

  回去的路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和我同行,我问她吃饱没有,她笑着说吃饱了。小姑娘跟我说,那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人家,酒席办得好,她吃了两个馒头两碗面条。

  看着小姑娘灿烂的笑脸,我揉揉她脑袋,这就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吧,这样的菜,在我理解就是老百姓的家常菜,可在小姑娘眼里,已经是酒席规格。

  那个小姑娘,在我离开以后,她给我打过电话,说爸妈要给她定亲,但是,她听我说过外面的世界,想出去看看。我让她买了票告诉我,我去车站接她。

  后来,这个小姑娘没再回老家,听到她自己说不想再回去,我从心底里为她高兴。我自己花钱给她报了一个茶艺学习班,陪着她练习普通话,带着她在茶城找了一份工作。她不肯回去,父母无奈,只能是退了男方的彩礼。

  

你吃过最寒酸的酒席,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小姑娘早已是一个七岁孩子的妈妈。打工两年,她嫁给了一个城中村拆迁户的儿子,自己开了店,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当然,我也有好处,她知道我喜欢喝茶,有了好茶,一定会给我留点儿。

  说明一下:只是如实描述了所见所闻所感,不相信你说明你看到的太少,当然,我也没看过太多。

  1,随礼200,是因为我的朋友圈子当时随礼大多这个标准,不是我凡尔赛。

  2,我只喝茶不卖茶,也没得卖,别拿这个说事儿。

  3,没有看不起谁,也不存在刷优越感,只是生活不同罢了。

  4,酒席代表的是当地的经济文化,并不是说办酒席的老乡寒酸,他代表的是当地的酒席标准。

  5,能够受邀参加,很高兴,也感受到了老乡们的热情热闹。写出来只是感叹老百姓生活不易,中国贫困的地方很多。

  6,帮助小姑娘,只是被她的勇气所折服,不是标榜我是好人,我只说自己不是坏人而已。

  就在前一阵,我刚参加了亲戚家的婚礼,这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寒酸的酒席,回家直接躺床上起不来了,嘴唇都上火起泡了,缓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今年的十二月二号,是我姑姑家孩子结婚,本来大喜的日子大伙都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出嫁,没想到隔天送亲,差不点没把我送走。

  十二月四号是送亲的日子,也就是男方办酒席的日子,凌晨三点妹妹就起床去盘头,我们也都跟着起床了,因为妹妹嫁的地方比较远,离我姑姑家大概三百多里地,一大早就来电话,说接亲的车就已经在大姑家所在的镇上等着了,大概凌晨五点来钟就能到我姑姑家,然后不到六点我们送亲的车就得出发,所以我们大伙都起的比较早,东北的冬天又很冷,尤其是凌晨,那真是嗷嗷的~~冷。

  可算是录像结束,妹妹也吃完面条准备上车了,我还以为上车就好了,毕竟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足以让我睡个回笼觉了,结果我坐那车,司机老是抽烟,经常开窗户,我又做的后排座,说实话倒是不冷,但是也不暖和,干脆没睡着。

  再加上头晚是我小姑搂我睡的,好几个人一张床,可挤了,还有呼噜声,我和我小姑聊天聊到半夜十二点才睡着,结果睡的正香,三点又得起床。

  这是我们送亲启程的时间,整好早上六点整

  我要睡不好觉,就没精神,头也疼,身上还感觉冷,一路颠簸,可算是三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了,可谁知,连个正经呆的地都没有,连结婚典礼都是露天的那种。

  这是半路录像师傅录视频取景

  这两张是我们到达目的地往里走时我拍的照片

  这是结婚典礼时拍的照片

  一路颠簸不算,大冬天的还是这种露天结婚典礼,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心情,冷到骨头里的感觉,那可真是心飞扬,透心凉,不过是自己妹妹的结婚典礼,我怎么也不能错过,就算冻的直打颤也得忍着。

  好不容易熬到结婚典礼结束,因为我们早上都没吃饭,想着吃饭总能热乎热乎了,谁知道,宴席是在那种搭的冷棚子里,外面那么冷,菜刚上去估计就得凉,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后来总算找个好地方,是在房间的客厅里有一桌席,专门是为那些喝酒的男宾客准备的,我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喝酒了,也不管满桌都是男的了,找个地方我就挤坐在中间了,虽然是在房间里,但是门都是开的,椅子也可凉了,还是一样的冷。

  菜刚上桌,我就傻眼了,大多数都是冷拼我也就不说了,桌子还不带转盘,只能夹到自己附近的几道菜,对面的我根本就夹不到。

  没办法,不吃我饿啊,所以他们喝酒,我就是吃,整个宴席,我就没吃到一口热乎菜,吃了点菠菜花生米,口感还挺好吃,就是有点凉,又吃了两个大虾,不仅凉还可咸了,吃了几口猪舌头,这个除了凉点没别的毛病,还可以,又吃了几口干煸蚕蛹,肘子啥的干脆一口没吃,太凉了,看着就不能好吃,又吃了几个芝麻麻圆,也是凉的,但是它解饿啊,因为我减肥不吃大米饭,我就吃了这么点东西,剩下的菜我甚至都没看清是啥菜。

  主家那边一劲劝酒,人家这些人都不喝了也不行,好像不喝倒就是没喝好似的,而且又是喝酒又是抽烟的,没完没了的。

  这是我们坐车回来时拍的照片,两个小时四十多分,我们还没到家,还在路上

  好不容易熬到十二点,我们才算上车启程往回走,又是难熬的三个多小时,坐那车也可矮了,都伸不开腿,这一路我都要崩溃了。

  后来可算是到我大姑家了,我说啥也不呆了,晚上住可挤了,再加上头天晚上我还没睡好觉,吃也没吃好,我可受不了,所以直接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家了。

  到家我就颓废了,一点精神都没有,直接瘫床上了,要知道,去参加我姑家婚礼之前我还连着在外随好几份人情呢,已经整整四五天没回家了,折腾完完的了。

  回家这一宿倒是睡的挺热乎,睡的也挺好,谁知道隔天嘴唇就起了一个大泡,牙也是疼了好几天,后来缓了好几天才算缓过来。

  这是我吃的最寒酸的宴席了,不仅饭菜都是冷拼,路途还遥远,最主要是还冷的直打颤,大冬天没吃到一口热乎菜[捂脸]

  大概是1967年秋天的时候吧?我奶奶娘家的侄儿要结婚了。我就在办喜事的前一天下午,顶着能刮起地上已经落地的树叶的大风,跟着奶奶,提前去了奶奶的弟弟家。晚饭和我们家里的差不多:一碗米汤,另外是笼笹里蒸着一些切成段儿的红薯,还有八个油糕(看样子是每人一个,这个是家里平时没有的)。另外就是窝窝头了。奶奶给我夹了一个油糕,她自己也夹了一个。我的这个油糕,看起来似乎要比奶奶的那个大点儿。但是咬开之后,里面的馅儿是萝卜丝的。这样的油糕,我们叫菜糕。包捣烂的红豆和红枣泥馅儿的,叫豆糕。那个时候的农村,多数人家在做油糕的时候,菜糕的比例是要远远多于豆糕的。奶奶吃的那个油糕,虽然看起来不饱满,有些瘦小。但是它是一个豆糕。于是奶奶就把我的半个菜糕,和她咬了一半的豆糕换了。这样我也吃到了半个豆糕。直到晚饭吃完,笼笹里面的那个盛油糕的碟子里,剩下的六个油糕都没有动过。它周围的红薯、山药蛋丸子和窝窝头,却被一扫而光了。第二天早上,早饭和咋天晚上的饭差不多。中午,客人们就来的多了。院子里面临时搭建的席棚下,摆了一些从学校里面借来的桌子。两张双人课桌往起一并,四面四个双人板凳。来客口中谦让着,却尽量把领着的孩子们往板凳上拖。以便能坐满一圈儿吃饭的人手。端盘子的人上来了。他端来的是一摞儿八个大碗,以及几个黑釉小碗。还有一大把筷子。大人们人手一个大碗,小孩子们则是黑釉小碗。不一会儿,跑堂的手里垫着两块笼布,端上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瓷盆来。盆里还放着一把大铜勺子。有个年长的客人站起来,拿着铜勺子,给八个大碗盛上菜以后,有人接过了勺子,给自家和身边的孩子们盛菜。大半勺就是一小碗。菜里漂着些许油花。是由少量的粉条、豆腐以及胡萝卜、白菜做的熬菜。大盆撤下去之后,端上来了一盘儿油糕,一盘儿白面馍馍。馍馍的个头儿很小,比一颗鸡蛋大不了多少。被一个客人戏称为“脚后跟蛋蛋”。人们都拣大个儿的油糕夹。我自己因为有咋天晚上吃油糕的经验,认为小个儿的油糕才是豆糕。于是我就拿筷子扎了一个。一吃,果然是豆糕。正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小孩却快哭了:他对大人说:我也要吃豆糕!他家大人瞪了他一眼:有啥吃啥!再挑三拣四,下次岀来就不带你了!我暗中观察了一下,一个桌子上,大小一共十二个人。就我和一个老者吃的是豆糕。剩下的全部是菜糕。那几个白馍很快就不见了:基本上人手一个。有的吃了,有的晾晾之后,装进口袋里了。估计是带回去,给小孩子们吃的。一会儿,跑堂的又端上一大盆玉米面做的和煎来了。这个管饱。并且问大家,还有要熬菜的吗?也可以自己去厨房外面的大盆里盛去。大约半个小时后,几个同桌的大人们放下了筷子。跑堂的过来问吃好了?大家都说好了好了,于是就相约离开了饭桌。站在院子里聊天,等待娶媳妇的回来了“厮见”——认亲仪式。这是我在一生中,吃过最寒酸的酒席。没有之一。后来听老舅舅(奶奶的弟弟)和奶奶事后聊天,说那一天玉儿(奶奶的侄子)办事宴,一共花了26块钱。没有兑下(欠下)多少饥荒。

  姨姥八十大寿那天,我算吃上了这辈子最寒酸的酒席,舅妈把寒酸这两个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舅妈这个人不仅寒酸,而且又扣又吝啬,心眼儿还比较多,姨姥八十大寿都已经过去八年了,现在舅妈还是很多亲戚朋友的谈资。

  舅妈老早就准备姨姥的寿宴,因为姨姥不仅后辈儿比较多,而且后辈儿中有权有势的也也比较多,舅妈早就盘算好了,办这次寿宴能够大赚一笔,也因此打起了她的小算盘。

  伙食上先说米饭吧,也不知道舅妈是哪来的经验,她说每个人四两米饭就足够,也按照这个量去买了大米,结果啊结果,酒席吃到一半了,饭不够了,接着就是开始拿农村的大锅煮饭,一来二去很多人等不及了,就走了一多半……

  接下来再说菜,我拿几道有代表性的说:

  炖肉:舅妈买的肉也很有代表性,主要就是五花肉,按说五花肉是适合炖肉的,但是舅妈买的五花肉实在太肥,由于又是冬天,舅妈安排把炖好的肉放在炉子上加热,肥肉一加热就出了特别多的油,等炖肉端上去几乎没多少人愿意动筷子。

  炒菜:炒菜这块舅妈玩的就更嗨了,因为买的五花肉比较肥,导致炒出来的很多肉看起来很香,但吃起来很腻,而且里边所谓的瘦肉吧,仔细一吃还不是真肉,而是买的那种合成肉。

  但最终呢,菜都被吃的差不多,按照舅妈的理论,她还是对这样的结果挺满意的,认为是自己家招待的好。

  而真正的结果就是菜不够,平均每桌十一个人,算总共才上八个菜,要是女性的朋友的饭桌,这样的菜量还是勉强够的,很多桌不仅把菜吃完了,而且还不够,也只能等不及就散席了。

  更搞笑的是舅妈买的鸡炖的肉,她买的不是白条鸡,就是那种便宜的鸡架,为了避免让别人发现没有鸡头,还特意买了好多鸡头一块炖在里边。

  有人吃着吃着就跟舅妈开玩笑,说这鸡肉怎么这么瘦,看起来没有肉的样子,舅妈脱口而出的解释就是买的是柴鸡,柴鸡肉不仅香而且比较劲道。

  突然又有一桌发现端上来的鸡肉,有好几个鸡头,这下舅妈更会解释了,舅妈说一块炖的鸡,难免鸡头分配不均匀,没想到舅妈的这个解释倒是很说的过去,尽管好像原因不是这样,但从结果来说没任何问题。

  接着再说舅妈安排的饮料吧,我们当地比较习惯喝杏仁露,由于姨姥的大寿是在冬天,所以舅妈还很贴心的把露露全部放到热锅里煮,因为煮热的露露喝起来可能和冬天更配。

  但是露露热好了,舅妈又一瓶瓶的从锅里拿出来,全部倒进盆里,然后又往里边倒进很多米汤,米汤就是大锅煮米饭剩下的汤,按照舅妈的说法,兑水的话颜色就淡了,兑这玩意儿不容易看出来,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

  最最让我们几个小辈儿感觉不舒服的是,还是发生了。

  因为前边需要替姨姥一家招待客人,所以我们几个小辈就没有先上桌吃饭,等到客人走了一大半以后,我们几个才开始要吃饭,可是这个时候第二次蒸的米饭还是够吃的,但菜已经基本没了。

  舅妈看着帮厨的厨师就让他做几个菜,可是转眼一看就剩下不到3斤肉,还有几斤黄瓜,8个鸡蛋和6个西红柿。

  最终厨师看着剩下实在不算多的食材,硬生生的给我们做了几道菜:

  有黄瓜蘸酱、扮黄瓜丝、炒黄瓜片,最后又用黄瓜和鸡蛋西红柿做了一盆鸡蛋汤,还有一盘就是白糖配西红柿。

  大家说这样的酒席算寒酸了点吧?甚至可以说舅妈有点过分的节俭了,亲戚朋友不仅没吃好,很多人心里还都在埋怨她。

  但就是这样的舅妈,我却因为这件事又很感动

  酒席结束后,去掉花销还剩下4万多块钱

  舅妈拿出一万给了我姨姥

  剩下的3万多块钱给了舅舅住院用

  因为舅舅腰椎骨折合并脊髓损伤诱发了很多并发症

  然而这么多年也过去了,老太太手里有钱但也没断过钱花

  舅舅虽然赚不来钱,但舅妈舍得给老人花

  包括后来人情送往的还礼

  也都是舅妈一个人负担着

  尽管这段酒席挺寒酸的,但又特别感动。

  一个同事因病去世,留下孤儿寡母,他老婆为感谢帮忙的人,办了几桌酒,菜只是一般家常菜(是娘家几个人帮做的),一荤五素,每桌一瓶酒一包烟,酒席比较沉闷,桌上的烟、酒没人动,一些老酒鬼、老烟民都没有喝桌上的酒、抽桌上的烟。闷声吃完便告辞了。

  村里的张大爷去世了,他是一个孤寡老人,无儿无女的,街坊邻居自发送他一程,办了几张酒席,每桌炒了八个家常菜,那是我吃过最寒酸而又温暖的酒席。

  张大爷是我们村里的“五保户”,一辈子没有娶媳妇,也没有领养孩子,孤身一人。

  那个时候,张大爷家原来是“地主”,家里比较有钱,不缺吃不缺喝,好景不长,农民翻身做主了,地主就遭殃了。张大爷也跟着遭殃,本来相中了一个女孩,两人都快要结婚了,谁知道家里发生了变故,这门婚事就算了。

  村里的姑娘都不愿嫁给一个“地主”的儿子,就这样,张大爷很难娶到媳妇,再加上他人老实,不多言多语的,更没姑娘愿意嫁给他。

  父母去世后,张大爷就一个人生活在村里,家里就两间土房,还有几亩土地,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台黑白电视机。

  张大爷的主要生活来源,就是靠种地,种水果卖钱,一年收入也就五六千,生活过得很拮据,村里的人都比较同情他,家里有不要的衣服或者剩菜都会给他。

  张大爷人很好,心地善良,还喜欢帮助别人,谁家需要帮忙,他会第一个去,从不计较报酬这些,所以村里的人都喜欢他。

  村里谁家办红白喜事,张大爷每次就主动去帮忙干活,什么活都愿意干,不怕累。张大爷胆子还大,家里有老人过世了,晚上需要人去守坟,每次张大爷就去,一个人在山上过夜,真佩服他。

  村里只要有人办事,张大爷知道了,都会去送礼,他条件差,就只送200块钱,大伙让他别送礼了,留着自己买吃的,张大爷笑了笑说:“礼可不能少,还是要送的”。

  街坊邻居知道他没钱,每次张大爷送完礼,主家就会买一些米面粮油送去,不想要张大爷的钱,知道他生活的不易。

  就这样,张大爷跟村里人友好相处了几十年,大伙都会互帮互助。

  谁知道张大爷68岁时,就得了重病,村里人知道了,都去看望了他,还给他拿钱。

  由于张大爷无儿无女,没人照顾,街坊邻居就轮流给他做饭送去,顺便照看他一下,还给他倒屎倒尿,没有一个人抱怨。

  张大爷去世前,他侄女也来照看了一段时间,一直到张大爷去世。

  村里人知道张大爷去世了,都很难过,觉得张大爷命太苦了,一辈子没有享什么福,孤独终身。

  街坊邻居就自发送张大爷一程,每家出500块钱给张大爷办sang事,负责人去买菜回来,会做饭的邻居就主动帮忙做饭,男人就负责端菜,都分工明确。

  还办了6桌酒席,每张桌子一共8个菜,有炖鸡汤、炒肉丝、拍黄瓜、粉蒸肉、炒青菜等,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家常菜。

  那天我也去了,村里的人来了很多,六张桌子根本不够,大伙就挤在一起,默默吃着饭,也没人主动喝酒。

  这是我吃过最寒酸的酒席,别人家办酒席,都是大鱼大肉,只有张大爷家的酒席很普通,但这是我吃过最温暖、最有人情味的酒席,因为我看到了村里人的团结和善良。

  张大爷这辈子无儿无女,没人送他一程,村里的人就自己掏钱办酒席,热热闹闹把张大爷送上山,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

  这顿酒席让我至今难忘,虽然很寒酸,但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酒席,也是最温暖的。

  小时候有一年春节走亲戚,亲戚家很穷,桌上就两个菜,一碗白菜纯豆腐,一盘半尾咸白鳞鱼,半尾鱼一面鱼肉都吃光了,大人也不允许把鱼翻过来吃另一面。回家路上我好奇问父亲,为什么只有半尾鱼还不允许吃另一面,父亲给我解开了迷团,腊月里买一尾咸白鳞鱼,拦腰切成两断,一断过年待客,一断来年六月里收割小麦时用来招待帮工,至于为什么不允许把鱼翻过来,因为另一面还要再招待客人,这在当时都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2022年,我们村40多岁的单身汉李大哥,竟然要结婚了,本来结婚是件好事,应该热热闹闹的,但李哥当天的婚礼,现场特别冷清。一桌酒席只有6个菜,酒席桌上,在新娘开始敬酒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有一些不对劲。

  李哥今年40多岁,因为家里一直比较穷,父亲又去世的早,母亲多病。所以李哥一直没有找到对象,是村里年龄比较大的单身汉。如今的结婚成本高。老家彩礼就18万左右。

  以李哥的经济情况,根本承受不起。李哥只有小学都没毕业,所以能选择的工作机会不多。不是在村子里当小工,就是外出工地或者煤矿上打工。

  从他20多岁开始,就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前前后后相亲几十次了,但是相亲的姑娘一看到他家里的情况,扭头就走了。都是嫌弃他家里穷,房子就几间破瓦房。

  但无论多少人拒绝、嫌弃,李哥都没有放弃结婚的想法。因为没结婚,总是会被别人说三到四,经常会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加上母亲年龄大了。也需要有个人照顾。李哥特别孝顺。所以他的想法就是在母亲去世之前一定要结婚,让他母亲放心。

  黄天不负有心人,2022年,李哥要结婚了。而且很突然。村里人知道以后,有些不敢相信,有些人羡慕不已。不相信的人心里想,他这样的都能找到老婆。羡慕的人是自己有钱有家庭竟然还是个单身汉。

  李哥办酒席正好赶在国庆节。当时我回老家了,所以去参加了他的酒席。当天去吃酒席的人还是很多的。

  因为李哥虽然家里穷,但是他人员还是特别好。为人老实,能这40多岁结婚,大部分人都替他高兴。

  但当天的酒席说实话。还是挺寒酸的,因为钱的原因,酒席办的特别简单,没有在大酒楼,而是在家里支起了帆布帐篷,做饭的同村的一个厨师。端盘子洗碗以及上菜的人员都是村子里的人。

  酒席上的菜只有6个,一个凉拌黄瓜,一个芹菜,一碟点心,一个炒鸡蛋,一个老家的凉皮,一个凉拌的牛肉,这时唯一的6个菜品。主食就是我们老家最传统的活络面。

  当时看到这个场面很多人嘴里捣鼓着,说这个踩太少了,太寒酸了,自己都没有吃饱,还不如自己家里平时吃的好。怎么说也是结婚办大事。居然这么难看。

  但没有人知道,这个酒席对李哥一家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家里经济情况不好,结婚的时候还给了女方5万块钱的彩礼钱。所以他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在吃酒席的过程中,李哥和他老婆每个桌子上都给敬酒,这个村里的传统。但在敬酒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李哥的老婆一直都不说话。对此我感觉特别奇怪。

  于是就问了一个同村的熟人。那个人告诉我说。李哥的媳妇不会说话。她是个残疾人。这下我才明白了。虽然她不会说话但是人长得特别漂亮,而且总是面带微笑是一个让人看着很温暖的人。

  后来我问李哥,原来他之所以能和他的老婆结婚,还得感谢他的大舅子,当时他是在工地上打工,认识了一位工友,工友觉得他为人善良,而且勤勤恳恳,有特别孝顺,知道他没有结婚之后,就想把他妹妹介绍给李哥。

  李哥听到之后特别开心,但他的工友告诉李哥,说是有件事必须提前说清楚,那就是自己的妹妹不会讲话,是个聋哑人,李哥听了之后,并没有拒绝。

  而是回复工友说到,没事,我能接受,以后她不能说的话我来替他说。我自己家里穷,我没有什么特别要求,只要心地善良,能一起过日子就行。

  就这样李哥通过工友的介绍,和工友的妹妹认识了,第一次见面后,两个人沟通的特别好,对彼此都很满意,于是开始了交往。

  过了半年的时间,两个人通过对彼此的了解,都已经很满意了,在征求父母的同意后,他们决定结婚。

  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女方对于李哥的家境并没有嫌弃,她只看中的是人,相信只要人好,对自己好,其他的都可以有。我真的特别羡慕他们两个,或许一切都是缘分。

  虽然他们一个穷困潦倒,一个不能说话,但那有怎么样呢,他们的感情是真的是纯粹的,他们是幸福的,至少他们比很多有钱人身体健康的人都过得幸福,活的通透。

  酒席寒酸又怎么样,别人闲言碎语又能怎么样,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无论你做的多好都会有人说,他们过得是自己的日子,不是活在别人的眼里和梦想里。

  对于李哥的爱人来说。虽然她不能说话,但她活的有自尊,有性格,有追求,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或者怜悯,她要的只有理解和尊重,通过相处,我知道她是个特别善良的人。她比很多人做的好。这一点令我心生敬佩。

  有一次我记得我去他家,看到李哥的老婆在伺候婆婆,真的细节入微,任劳任怨,不论什么时候都能在她的脸上看到如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满满的正能量。

  

你吃过最寒酸的酒席,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结婚以后就没有在外出打工,两个人通过学习在老家做起了小生意,先是学习炸麻花,在学了制作凉皮,两个人在镇上租了个小门面,就是卖凉皮和麻花,这个都是我们当地人特别爱吃的。

  多年来生意还算不错,最起码比自己在外面打工好一些,李哥的母亲年龄也大了需要有人照顾,所以在当地生活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当我再回到村里,没有人会说起他们当年寒酸的酒席,而是对他们的夸赞和羡慕。

  如今过去5年了,李哥和他的老婆日子越过越好,两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盖了四间新房,还有了一个孩子,孩子乖巧懂事,他们的日子是神仙眷侣一般,让人羡慕不已。

  他们的酒席是我吃过最寒酸的酒席,但也是我吃过最感动,最难以忘记的酒席,吃的是简单的,少之又少的菜,但我吃出了幸福。

  为他们的勇气和追求感到庆幸,两个命运波折的人,在困难的日子里心与心紧紧相依,彼此搀扶,彼此爱慕,相互信任,赢得了幸福。

  1: 结婚对一部分人来说已经变成了奢望,目前的光棍多达上百万,对于很多人来说结婚结不起,农村老家彩礼20万左右,结个婚所有预算加起来35-40万左右,一个农村普通家庭承受不起,结了婚负债累累。

  2: 一部分人甚至要求更高,同村和我妹妹年龄差不多的一个女孩相亲四年没有找到对象,原因就是他要求有房有车,有正式的工作,而且父母要年轻能带孩子,一个人有自己的追求没错,但要求过高是不是会耽误自己。

  3: 如何才能合理的让人们理解高额的彩礼对年轻人结婚已经生活带来的影响,如何才能把农村彩礼降一降,让一部分人不在闻声却步,能好好的恋爱,好好的结婚。

  4: 每个农村都有很多的光棍,我们村里李哥是幸运的,找到了自己爱的人,有了自己的家庭,但至今还有很多没有结婚的单身汉,我的两个叔叔快50了,没有读过书,从小就是放羊,至今未婚。父母都去世了,他们的生活一团糟。

  5:对于一部分有残疾的人,我们更多的是应该尊重他们,理解他们,而不是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对于他们而言,不需要同情和怜悯,更需要的是来自社会和我们的尊重,他们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他们一样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比起他们,我们身体健康的有些人远远不及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当我们同情他们的时候不如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让他们的努力更有价值。

  6: 我们还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看不起任何人,不管是穷人还是有残疾的人,不要认为他们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更不要站在道德的观点上,认为他们也能找到自己幸福,为什么自己就找不到。任何时候都要从自身出发,寻找原因。不要用自己的眼光看待别人的生活和幸福。或许他们比我们活的富有。

  写到这里我想说,李哥的老婆并没有因为自己不能说话而觉得自己有问题,反而她没有对生活低头,选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可以依靠的男人,她活的自信,活的有尊严,活的通透,李哥也没有因为她媳妇不能说话而嫌弃,因为她找的是一个心底善良的姑娘,其他的都不重要,他们比任何人都值得尊重,值得称赞。

  每次回家我都会买他们的麻花,不仅好吃还能被他们的努力和幸福所感染,真的是一举三得。有这样的夫妻在身边,让人总是对生活充满希望,心生力量。我相信世界有爱,人与人之间也有爱,而爱将我们大家紧紧联系在一起。

  写到最后:

  我想说,光棍很多,但每个人都应该靠自己的努力去追求幸福,而不是等着幸福送上门来。世上没有不劳而获。

  对于有残疾的人,我们不需要同情,需要的是关注,是尊重,尊重他们的努力,尊重他们的生活。关注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让这个社会对多一点包容,多一点爱。

  寒酸的酒席不能代表他人的过错,每个人的生活不同,我们需要理解,酒席虽然寒酸,但是他们的幸福生活却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给我们也给社会带来了慢慢的正能量。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本文由母婴用品网编辑,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